无间道

My Photo
Name:
Location: Skudai, Johor, Malaysia

Tuesday, August 08, 2006

万能

如果有一天,神灯给你一个愿望,你会要怎样的一个愿望?我呢,会要无数大家又爱又恨的金钱。我爱钱,不是我现实,而是我要活下去。如果你又知道,没有钱如何活下去,快点告诉我,我真的好想知道。

什么时候我们会用钱?我的答案是,只要你还没有断气,你就需要钱。我们都是金钱的奴隶,很多人想否认,但是不能否认,事实就是事实。你爱钱,我爱钱,是正常的。有钱,可以很有尊严;有钱,可以很有型;有钱,可以很恶。。。。。。所以,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就万万不能,这句话我非常认同。

金钱虽然是被称为万恶之源,但是有钱,可以让你更真更清楚的认识这世界。这社会,有着很多虚假自私的伪君子,通过金钱,这些伪君子的面目就会慢慢的浮现了。为了钱与利益,有人可以出卖自己的尊严;有人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种族,国家。所以,金钱也可以说是一面镜子,一面社会照妖镜。

每个人都有个价,或者是有个底价,你可以否认,但是我认同。

Thursday, June 29, 2006

麻雀

偷偷告诉你,我很喜欢打麻将。

讲起麻将,相信大家都会想起东南西北中發白。我记得从很小就懂得打麻将,可能受到家人的影响,因为我父母也是超爱打麻将,每逢周末有空就很亲戚朋友在一起切磋。当然,我就在一旁观摩学习。久而久之,就练成一身好'武功'。

以前,麻将是流行四个人,现在大多数都喜欢三人麻将,原因简单,三人易凑,玩来速度快,皆大欢喜。妈妈说,打麻将可以消磨时间,又有机会赢钱,何乐而不为?所以,我家周末大家没有做工是都会有麻将声的。

麻将的变化和组合可以讲得上千变万化,绝对是反应和脑力激荡的玩意之一,尤其适合老人家。还有一点,通过麻将,家人可以增进关系,试想想这幅画面:父母与子女一起打麻将,是多么温馨。我想,为何广告商不用这题材?

知不知道在众多麻将牌里我最喜欢那只?告诉你,我最爱'飛'。

Tuesday, June 20, 2006

你有压力,我有压力

最近在香港有两句很流行的话语,一就是:你有压力,我有压力;二就是:未解决!其实,这也是我很想讲的两句话。生活基本上就是压力,每天当你一睁开眼,压力就会接踵而来,避也避不开,逃也逃不掉。

什么是压力?每个人对压力都有不同的了解,或者可以这么说,每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都可以有不同的解说。学生时代,考试就是最大的压力来源;出来社会后,金钱和工作或者就是最大的压力。等到结婚后,家庭也许是最大的压力。在新的人生阶段时,回想起上一次人生阶段时所面对的压力,有时是觉得:天啊,那算是那门子的压力,现在的才是最大的挑战啊!我可以说,压力是让我变强的动力。

人人都有问题,重点是,问题有解决的方法吗?有时间吗?需知身边的大大小小问题永远不会停止出现,我不是神(也不想做神),所以我只会先解决切身兼贴身的问题,才会为别人着想。未解决又未想到解决方法而又不重要的问题,暂时摆一边,也许时间与遗忘就是解决的方法,哈!

Tuesday, June 13, 2006

恐怖片

从小到大,我都不喜欢看恐怖片。可以说我很胆小,因为我每次看恐怖片都用手遮遮掩掩,尤其是到了紧张的部分。追溯到底,应该是我怕黑,潜移默化之下,就怕看恐怖片了。
对于未知的东西,除了好奇,人都会带有恐惧感。究竟是怕什么,有时真的是说不出来,反正怕就是了。
出来社会后,基本上差不多每个人都会去戏院看戏,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就是从来不去戏院看恐怖片子的,自己怕,何必花钱让自己受罪?哈!恐怖片有很多种,鬼怪片,惊慄片,都算是恐怖片。我很奇怪,对于惊慄片,我没有太大的抗拒。所以说,我都相当矛盾的一个人。
有人说,恐怖片嘛,多看几部就不怕了。嘿,这可不能实践在我身上。我会越看越怕,到最后双手掩脸。认识我的人一定不能想象平时高大威猛的我,原来在恐怖片上会让人笑话。
所以,不要约我看恐怖片,因为我一定不会去的。

Friday, June 09, 2006

我不讲粗口

在我还没有背井离乡前,我真的不讲粗口。小时候,父母对我的行为与学业管较甚松,唯有言词方面却十分严厉,绝对不能讲粗口。当时我很迷惘,为什么父母偶然都有讲,唯独是不让我讲。然,现在我知道了,很感谢爸爸妈妈,因为如果当时没有严厉的言词管教,也许现在的我对谁都出口成脏。

其实,粗口我从小就会,只不过因为家教下被抑制住。出来社会后,接触的人更广,更学会了其他方言和语言的粗口,才知道以前所知的粗口实在是渺小,原来粗口是可以这么多姿多彩的。

可以这么说,我懂很多粗口,但是我并不常讲。当然,在某的情形下,加一两句粗口绝对可以表达自己不吐不快的心情。粗口,有斯文的;粗犷的;含蓄的;爆裂的。当然,同一个粗口用在不同的情形可以有不同的作用,可以表达不一样的意思。

要记住,我没有教你学讲粗口喔!

Thursday, June 08, 2006

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多人见到我就问我:嘿,最近忙吗?很少见到你。久而久之,我就习惯回答:对,忙啊。回想一下,其实,我一点都不忙,我只不过是花多了点时间做自己的事而没有出外见人。如果说朋友常见不到我就代表很忙,那么,我真的很忙。

我觉得我一生都在忙。婴儿时忙学习走路;学生时代忙着学习一切;工作后忙着公事与生意;以后会忙爱情,孩子。看来忙,是无止境的。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是相当满意我的生活,至少忙会让我更有动力活下去。

一天有24小时,我坚持要睡7个小时;8个小时在公司;1个小时在车上;两个小时3餐;3个小时做其他琐碎事。算算看,原来我通常只有3个小时是完全可以做自己的事,你说我忙不忙?

Wednesday, June 07, 2006

为何无间道?

我很喜欢无间道这部戏,更欣赏这部戏里的点子,所以,当我要为自己设立部落客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无间道。这部戏里,传达了一个观念,就是好人可以是坏人;而坏人其实可以是好人。在现实社会里,我时常觉得自己生活在无间道里,因为我不会知道在身边的人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好人和坏人的定义究竟是如何制定?我想,这问题如果问十个人,就会有十个答案。所以,看来每个人心中的定义是不一样的,还会随着时间变动。

我很恐惧,怕有一天突然发觉身边的好朋友原来就是一直在背后我背后插刀的人。除了恐惧,还有就是失望。失望实在是人际关系的最大敌人,因为怕失望,所以大家不再互相信任,不再交心。

如果有人问我:请问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只能告诉他:对不起,我不知道。但是,在这一刻,我相信我自己是好人。

你呢?你是好人还是坏人?